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凯发首页

东莞松山湖:一批机器人“独角兽”正在崛起-新闻频道-和讯网

来源:原创 编辑:admin 时间:2021-11-04 19:57
分享到:
html模版东莞松山湖:一批机器人“独角兽”正在崛起-新闻频道-和讯网

松灵机器人研发团队讨论产品方案 云鲸智能研发团队讨论产品方案 唐维/图文 数据来源:企查查 唐维/制表

证券时报记者 卓泳 唐维

眼下,一个“机器人军团”正在东莞松山湖强势崛起!

从即将IPO的李群自动化,到半年完成3轮融资的海柔创新,再到估值半年涨15倍的云鲸智能,一批机器人“独角兽”企业已从东莞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的实验室走向市场,并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据不完全统计,东莞松山湖已经有超过400家机器人公司,形成了孵化期、成长期和成熟期三个企业梯队。此外,还有30多家新型研发机构,源源不断地输出研发成果。值得一提的是,由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创办的松山湖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XBOT PARK)更是闻名于国际机器人领域,与之相配套的还有专门孵化机器人公司的基金??XBOT PARK基金。

事实上,从2020年以来,一度冷却了两年的机器人产业投融资赛道再次掀起一波新的资本浪潮。仅在今年,就发生了超90起融资,累计融资约百亿元。其中,一批VC/PE机构正组团前往东莞,投向松山湖的机器人及相关企业,红杉、高瓴、字节跳动等悉数在列。

但是,在蓬勃发展和不断培育产业新星的同时,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却面临着如何“留人、留企业”的困局。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已有企业在松山湖孵化成长之后“出走”,将总部迁往深圳。对此,接受记者采访的企业和业内人士认为,东莞仍需在人才和政策配套上再下功夫,从而增强对高科技企业的吸引力。

松山湖的“独角兽”们

2016年,时任大疆创新高管的魏基栋从大疆离职,彼时摆在他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去海外深造,二是去松山湖创业做机器人。他选择了第二条路,创办了松灵机器人。“当时只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其他啥都没有。”经历了最初的产品失败,到调整业务方向,再到重新打磨产品,最后走向市场,松灵机器人终于从一个想法蜕变为一个受到市场检验的成熟产品。截至目前,松灵机器人团队人数已达100人,产品率先实现了全球布局,其中,移动底盘销量位居全国首位,并每年都保持增长。

自幼就是学霸、一路获奖无数的张峻彬在大学毕业之后,也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到松山湖创业,创办了如今已家喻户晓的扫地机器人??云鲸。在无数个方案中探讨可行性、在不断试错中寻找解决方案,耗时3年,张峻彬终于在松山湖的一个小办公室里,成功研发了全球首款能够自清洁的机器人“小白鲸”,并斩获多个大奖。据奥维云网(AVC)线上监测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扫地机器人线上畅销品牌市占率,云鲸“小白鲸”排名第二。就在9月25日,云鲸推出了一款新品,据介绍,预定量已达4万台。

和魏基栋和张峻彬一样在东莞松山湖实现自己创业梦想的创业者不在少数,李群自动化、逸动科技、海柔创新等,一批机器人领域的“后起之秀”都来自于东莞松山湖。松山湖管委会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松山湖园区已集聚超过400家机器人企业,其中高新技术企业86家;集群企业大致可分为:核心零部件企业占比12%,智能装备企业占比53%,系统集成企业占比16%,服务、教育、农业、医疗等机器人企业占比13%。2021年1~9月,集群实现工业总产值47.53亿元,同比增长约62%;营业收入43.53亿元,同比增长约46%。

值得一提的是,像魏基栋和张峻彬这样的年轻创业者,都因一个人而来到松山湖,他就是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2015年,张峻彬向李泽湘投了一封自己的简历并希望得到当面指导,谁知见面之后,张峻彬的几个创业项目都遭到李泽湘毫不客气地否定,但是李泽湘很欣赏张峻彬的激情和投入,决定全力支持他创业,于是,张峻彬成为了首批引入松山湖机器人基地的创业者。魏基栋也告诉记者,自己当时来松山湖创业,就是因为受到了李泽湘的感召。

一心帮助学生创业,致力于把科研成果从实验室推向市场的李泽湘,在机器人领域闻名遐迩,以“导师+学生”的天使投资模式,成功投资孵化了大疆、李群自动化、云鲸等一系列高科技企业。几年前,李泽湘为了给创办的几家企业寻找新的发展腹地,他在以深圳科技园为圆心,周围一小时车程内的产业园区考察一遍后,选择了松山湖。2014年11月,李泽湘联合香港科技大学工学院原院长高秉强、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甘洁等一众优秀创业导师联合发起了东莞松山湖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

就这样,李泽湘把自己在香港科技大学创办的“3126”实验室,从香港带到了东莞松山湖,并成功孵化了一批机器人领域的创新企业。据悉,松山湖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已经成为全球硬件孵化成功率最高的基地。用李泽湘的话来说,在这里孵化的团队,基本上80%都能够走下去,“这种成功率,尤其在硬件孵化领域,世界上很难再有第二个。”

云鲸机器人联合创始人高寒也有这样的评价:“松山湖机器人产业水平应该是领先全国的,体现在细分领域全面、团队实力较强、研究领域比较前沿,真正形成了产业集群效应。”

最强产业链

地处僻静、生态优美,自然也就没有都市生活中完善的配套和热闹,但这恰恰是科技创业者需要的创业环境。“我们就喜欢这种纯粹的环境,没有干扰,可以埋头专心做研发。”魏基栋表示。而魏基栋所指的“纯粹”,除了体现在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远离都市喧嚣之外,还体现在随着入驻的机器人企业越来越多,研发氛围越发浓厚,行业交流的机会也更多了。

作为首批入驻松山湖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的企业,云鲸可谓见证了松山湖机器人产业的崛起。“我们刚到松山湖的时候,这个机器人基地还是空空的,我们办公的那一层楼,除了我们团队6个人,就没有其他人了。”让高寒印象最为深刻的是,2016年时,往返公司和住宿地的公交车上座位也是空空的,但到了2017年,就需要赶早班车才有座位,到了2018年,早班车也没有座位了,再到2019年,这条线路的公交车上已拥挤不堪。“仅仅三年多时间,这个产业基地几乎被填满了,整个园区也热闹了许多。”高寒说。

机器人产业的创业者和企业能在松山湖聚集,李泽湘无疑是重要“推手”。“只要是和机器人相关的项目,能够说服李老师,就可以入驻基地。”高寒告诉记者。在多位入驻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的创业者看来,李泽湘最看中的是创始人的创新能力和品质,因此,即便只有一个好想法,只要有创业的激情,都能成功被邀请入驻。

李泽湘这种从零孵化的行为,背后却是一个机器人产业发展的逻辑。“机器人是一个多学科融合的行业,有软件、硬件、设计等,需要多方面能力的人才,只有把各个环节上的人才吸引过来,才能产生人才聚集效应,才更利于产业发展。”高寒说。而魏基栋表示,除了营造良好的创业氛围,李泽湘还为创业者提供所需,包括:系统性的思维思考、产品的方法论、搭建供应链和产业界人脉资源、把框架搭建好进行快速试错。而这些对创业者来说,几乎和资金同等重要。

如果说李泽湘是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崛起的“灵魂”,那东莞的产业配套环境和政府的强有力支持则是“躯干”,实实在在地帮助科技成果落地、走向市场。“政府当时给了我们场地补贴和住房补贴,我们有需要的时候,政府的人甚至还陪着我们一起去跑,还为我们对接了相关的供应商。”高寒表示。

而最为创业者心动、能让他们在松山湖实现创业梦想的,则是东莞完善的产业配套环境。“如果再做选择,我们可能还会选择在东莞创业,因为这周边有很庞大的供应链体系,如塑料、五金、电子、电机、电池等产业链,很适合硬件领域的创业者发展。”高寒表示。据东莞市科技局透露,除减速器等极少部分器件需要在周边城市采购以外,驱动电机、伺服系统、运动控制模块、传感器等零部件都可以在东莞找到生产厂家。东莞拥有的工业门类约占全部工业大类的83%,能生产6万多种产品,电子信息产业已经形成万亿元级规模。

作为“世界工厂”,东莞所积累的制造业优势,无疑给了这里的企业相较于欧美更快的迭代速度,而先头部队和龙头企业的带动,更是加速了这些企业的发展。有创业者介绍,李群自动化和逸动科技等企业,探索了一批靠谱的供应商,使得后来的创业者可以少走弯路,并且可以在一开始就与供应商建立信任,供应商们听说是逸动、李群介绍的企业,也愿意合作。

另据记者了解,东莞机器人领域的上市企业拓斯达(300607,股吧)也在松山湖建设研发总部基地,项目建成后,不仅为公司营造更好的研发环境,还将为这家公司乃至整个松山湖园区吸引更多国内外优秀人才,进一步强化人才的聚集效应。

VC“组团”进东莞

东莞的这一场由机器人引领的产业变革,正在引起外界资本的关注,也让沉寂了两年的机器人投资赛道再次火热了起来。

据清科数据,2021年以来,中国机器人赛道融资数量超90起,总融资金额约百亿元;融资金额达亿元以上的约30笔。红杉中国、IDG资本、高瓴资本、软银愿景等数十家知名VC/PE机构,以及字节跳动、美团等互联网巨头都将触角延伸至机器人赛道。

这些知名投资机构也现身东莞。今年以来,东莞机器人企业频频传出融资消息:今年3月,逸动科技宣布完成亿级B轮融资;同月,海柔创新完成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五源资本、源码资本、华登国际入局;5月,本末科技宣布完成Pre A轮数千万级别融资,五源资本领投,老股东奇绩创坛、大米创投参与;7月,松灵机器人完成了亿元级A轮融资,红杉中国、五源资本、祥峰投资中国和HKX等创投机构现身其中。

在这一众知名基金投资的背后,少不了一家孵化基金的铺垫,这就是和松山湖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一起设立的,专注于机器人及智能硬件相关领域投资的创业孵化基金??XBOT PARK基金。这只基金以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为依托,重点布局工业4.0、交通/物流、智能家居、消费类硬件、大健康等方向,投资阶段以种子轮、天使轮、A轮为主。如今几个知名的机器人“独角兽”,不少从这里孵化出来。

“李泽湘教授凭借一套系统的教育模式,以及在技术解决方案和商业化上的指导,让这些项目更扎实、更快地落地和走向市场。”香港大学教授、香港X科技创业平台联合发起人陈冠华对记者表示,虽然机器人这个领域之前也火过,但前一波创业项目很多概念不能落地,这一波创业项目则越来越接地气,还跑出几个无论在技术还是销量上都领先的“独角兽”,因此受到资本的追捧。此外,陈冠华也认为,对硬件创业者来说,东莞包括整个粤港澳大湾区是非常好的,其产业链在全球来说都是最丰富、最完整的,所以才会诞生这么多机器人领域的“独角兽”。

产业的集群也让资本在这里有更多的投资机会。魏基栋表示,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同一批创业者之间会相互推荐,“比如说这家机构投了我们,我会推荐他看看其他公司的项目。”事实上,硬件投资对于不少投资机构来说是个盲区,但只要勇于“吃螃蟹”的人打开局面,后续就陆续会有人跟进,整个产业的资本热度就会随之攀升。李泽湘曾在采访中表示,“开始这些公司,比如云鲸,我让他们关注一下,但并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源码、字节跳动都投了,他们才开始关注。”

如何把人留住?

如今看来,东莞松山湖无疑是机器人创新企业的“摇篮”,但是,当这些企业成长之后,能否给他们提供更大的施展“舞台”,以及能否给予他们成长过程中所需的“养分”,不仅考验着松山湖,还考验整个东莞。

记者采访了解到,有部分在松山湖孵化成长的企业,后期都有迁离打算,甚至有的已经在别处“安家”了。2019年,松灵机器人在深圳成立公司,目前东莞、深圳的人员占比各半。魏基栋表示,从公司的规划来看,接下来的发展会偏向于深圳,在深圳已经有个1200平方米的厂房正在装修。

“来深圳,主要是为了招人,像我们公司所需的算法、软件等高级人才主要集中在深圳,松山湖比较稀缺。”魏基栋表示,目前松灵机器人的工厂部分在东莞,因为东莞有最好的制造业产业集群,而研发、运营等部门则放在深圳,因为深圳有最好的高科技产业集群。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松山湖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政策支持,仅仅推出与深圳差不多、或者多一点点的政策优惠,对于高科技企业的吸引力不大,孵化好的企业很有可能会被深圳吸走。有个典型的例子是海柔创新机器人,这也是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一手孵化的明星企业,今年一年内完成B+、C、D三轮融资,目前估值超过40亿美元。但是,记者查询到的工商资料显示,这已经是一家深圳企业。包括云鲸、松灵,他们目前在深圳的体量也已超过了东莞。

有创业者表示,以他的体验来看,深圳的政策比东莞性价比更高,以其所在公司为例,在深圳南山区租好的写字楼,市场价120元/平方米~130元/平方米,申请政策优惠后只需约60元/平方米,和松山湖差不多,但位置、便利程度、招人的优势不可同日而语。仅仅通过这部分优惠,他的公司一年就能省下200万元~300万元的租金成本。

东莞市委党校教授孙霄汉也指出,机器人产业的技术和应用前景非常广阔,其发展能极大提升东莞产业发展的能级,但也需要政府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比如人才配套、税收扶持等等,过去松山湖一直在支持,但站在整个东莞市层面来看,科教文卫等配套需要跟上,才能真正留住企业和人才。”孙霄汉对记者表示,随着松山湖这几年的产业引进,如今的空间也出现了局限性,需要统筹更多的土地空间。虽然东莞的不少镇街都有自己的产业特色,但是32个镇街比较分散,改造起来难度较大,对整备土地释放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空间带来一定的制约。

在创业者看来,人才招聘是其在东莞发展壮大的一大“痛点”,1003。高寒表示:“如果是一家聚焦细分市场的小而美的企业,规模不大,招人的问题不大;但如果是一家规模很大,而且正在迅速扩张的企业,想留在东莞发展,就面临很难的招人问题了。”高寒告诉记者,实际上东莞在吸引高端人才上不遗余力,但多层次人才、多类型的岗位,比如基层人员、带团队的中层管理、一线开发者等等,在大量扩张阶段,都很难在东莞招齐,而这些不同类型的人才则需要依靠整个城市各方面的配套来日渐积累、自发聚集而成。

当众多零部件汇聚成一个会行走的机器人,当一只只灵活摆动的机械臂走上生产线,一湖美景升级为创新高地,昔日的“世界工厂”也正在悄然蜕变。在通往打造全国高端装备制造重要基地的路上,从松山湖到整个东莞,都需要在破解人才难题、提升城市品质上继续发力。

东莞松山湖图虫创意/供图

相关的主题文章:
在线客服
售前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